秋水涟漪

鸥起鹭别黎将至,远别故人湿青衫。
日安w这里浅浅,别称有黎衫/菲菲/秋依w
是个写文(拖更)的…偶尔画点画w
圈多cp吃的杂…请多指教!

改波头像×
甚至三角也可以完美适用bu
动作有参考自wzry官方微博图片

雨与泪

失踪人口回归~( ̄▽ ̄~)~
那一天,po终于想起来曾经是个写文的了orz
最近开新坑耗费时间有点长,就拿了以前的文改了改当做混更hhh
预计下一个坑要年末见了×
题目已经定下来应该是《白鸟》,咕咕咕~
————
关于本文
cp向是莱修
偏向官方的背景设定?
卡西露友情客串来领个便当(?)
OOC
————
联盟会议中又有人缺席了。
雷伊皱了皱眉,其他成员也是莫名其妙。
平时最听话的卡修斯已经连着三天没有来联盟了,也没有请假。
布莱克对此也一无所知。
他觉得不对劲,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,卡修斯是不会向他隐瞒去向的。
是不是怀特星出了什么事?
布莱克满心都是卡修斯的事,哪有什么闲心听会议。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,他和雷伊请了假,说要回格雷斯星一趟。默不作声地离开了。
卡修斯,你可不许给我出事。
一路上他都有些心神不宁。到了怀特星时正是夜晚。
奶油湾的河水哗啦啦地淌着,清风拨动树叶,沙沙地奏鸣。明月隐在漆黑的叶片间,洒下皎洁的光辉。布莱克一袭黑衣就要融于夜色,影子也显得朦胧。
又是那股恬淡的香气,是独属于怀特星的奶油味。一时间无数思绪涌上脑海。
布莱克比谁都要清楚卡修斯的性格。善良,隐忍,将所有温柔留给这个世界和他所喜爱的人们,再在夜幕时一个人承受挫伤。
联盟中他年龄最小,却一直有一颗坚强的心。
当初卡修斯被人污为“诅咒之子”,最落魄的时候,遇到了布莱克。
每次与小卡茨见面时,他身上都带着些伤,或多或少,或轻或重。布莱克明白,卡茨这是受到了欺凌。
但他的眼睛始终都是清澈明亮的。这是多坚强的孩子啊,看到他身上的伤痕就使布莱克的心猛地颤动。
布莱克偶尔会带些格雷斯星的水果过去,他很内疚不能为卡茨做些更多的什么了,毕竟因为某些原因自己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又是一次,布莱克带着水果去找小卡茨,到怀特星时,天正在下雨。奶油湾中被落下的雨滴激起了一圈圈涟漪。
卡茨也不在原来与他见面的奶油湾边,不知道是去了哪里。
冒着雨找了好久,终于在一片竹林中找到了他。周围还有一群雪白的小精灵围着卡茨,拳脚相向。
而让布莱克惊讶的是,卡茨一点也不反抗,只是将身体缩成一团。耳朵耷拉下来微微颤抖。
“都住手!”
布莱克赶紧给卡茨身边加了一层幽幻之盾,用技能在卡茨周围的地面上烧出一道焦痕示威。
那些精灵们怎么可能敌得过布莱克,见此情况吓得纷纷四散而逃。
布莱克撤掉了保护罩,蹲下身来用随身带着的一点绷带帮卡茨处理伤口。
“为什么不反抗?”
“我不想和他们打架…”卡茨小声地回答道,“我是诅咒之子,他们恨我并没有错……”
卡茨说这话时眼圈红红的,布莱克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委屈和无助。发丝在滴着水,身上也因为下雨的原因湿漉漉的。
“…卡茨。”
“啊,嗯?”
布莱克张开了双臂,嘴角牵出一个浅浅的弧度:
“要过来吗。”
“……”
卡茨愣了一下,向前走去,触碰到布莱克肌肤的一瞬间再也克制不住眼泪,在他的怀抱中哭出声来。晶莹的泪滴像断了线的珠子,顺着圆润的小脸滑落,沾湿了布莱克的披风。布莱克揉了揉卡茨柔软的头发,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抱着他,等他心情平静下来。卡茨贪婪地享受着这令他安心的气息,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温暖,是从心灵深处向外蔓延的一团火苗,就好像那些寒冷和疼痛都已经不存在了。
那时的温暖卡修斯都以行动来回报了。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怎样的心思细腻和温柔。从帮人接水的水温,到雨天为小动物们放置的伞,一切都充满了暖意。
突然间天有点凉了。眨着眼的星也悄悄褪去了光彩。
起风了。
以前听卡修斯说过,怀特星的天气变化很无常,一天里经常是一半风和日丽,一半大雨倾盆。
深更的时候哪还会有精灵在,无法向人询问卡修斯的去向。
不过布莱克也并不希望看见那些精灵们。
曾经一度被他们唾弃的孩子如今成了他们的保护神,还能无所顾忌地在他的庇护下生活,无非就是在见面时俯首称赞,感谢卡修斯的恩赐。
毕竟,除了鲜花和掌声,他们什么也没有。
布莱克闭上了眼睛,静下心来,想试着用能量感应来确定卡修斯的位置。
可惜没有凑效。
他深吸一口气,记忆中卡修斯曾带他到过炫彩山山脚的一处墓地,是卡修斯父母去世时,他亲眼看着长老们将他们埋葬的。那时他才刚进化成最高形态不久,以精灵的寿命来说,也还只是个年龄尚幼的孩子。
那一天也下着雨。卡修斯蓬松的头发被雨浇得柔顺得多了,雪白的衣服也呈半透明状。他执意不让布莱克给他打伞——虽然已经在凉风中冻得抿紧了双唇。
小小的他站在自己身边,肩膀不住地颤抖。当看见长老们在石碑上刻上妈妈的名字时,还是忍不住双手掩面无声地哭泣起来。
布莱克理解这种丧亲的痛,这不是别人能替他承受的,只能拍拍他的背,当做是宽慰。
卡修斯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,到现在布莱克看见的,也就只有这两次。
思绪回到现在,布莱克已经走进了那片墓地。
四周静悄悄的,好像灵魂都已经陷入沉眠。
走着走着,嘀嗒,一滴雨丝落在鼻尖。紧接着更多细密的雨丝接踵而至。
下雨了。
虽然下着雨,不过月亮还在,散发着柔和的白光。淅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着一个个破旧的石碑。布莱克没带任何雨具,只好慢慢地前行、探索着。
卡修斯现在到底在哪呢?
眼前这块石碑好像比其他的要新一些,至少字迹还挺清晰的。不过这上面刻着的名字是……
察觉到一丝不对劲,布莱克打量了一下四周,出声道:
“别躲了,卡修斯。”
“我知道你在。”
布莱克其实也没有几分把握,只是他的直觉告诉他,卡修斯可能是用了“融入黑暗”隐匿了自己的气息,在和他“捉迷藏”。
空间一片寂静。
布莱克耐心地等待着,任雨水顺着发丝流入半敞的衣领,浸湿脖颈。
过了一会儿,黑暗中终于荡起了一丝涟漪,熟悉的白色身影出现在布莱克眼前。月光投到他脸上,白皙的脸蛋显得更加苍白,眼角还留着泪痕。衣服上带着水渍,但是这样的小雨不足以让整块布料湿掉,可能是之前什么时候还淋过雨吧。
“布莱克……”卡修斯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“怎么突然来这里……”
“你失踪了三天了。”布莱克平静地说道,不知为何,之前那些担忧在见到他之后全都一扫而空,平静得如一面明镜。“我想,你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“我没事…挺好的,跟队长他们说我不要紧,真的,在外面淋淋雨挺舒服的~”卡修斯连忙说道。
“…卡西露,她走了,对吧。”布莱克停顿了一会儿,打破了卡修斯心中最后一道防线,确认道。
至于为什么这么说,石碑上的名字就是“卡西露”。
“……”
卡西露的身份不太一般。她和卡修斯本来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却给了他长姐般细致的呵护。可以说在卡修斯的成长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,两人的关系也十分和睦,就真的如同姐弟一样。布莱克和她见过几面,是个开朗有礼的姑娘。
“方便说说是怎么回事吗。”
“三天前…我接到始祖灵兽的消息,说卡西露重病,让我赶紧回来,”卡修斯心知是躲不过去了,就对布莱克解释起来,“我匆忙赶到的时候,她就已经……始祖灵兽给了我一串手链,说是卡西露留给我的……”
布莱克这才注意到卡修斯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条蓝色的链子,晶莹剔透,像水珠一样。
“布莱克……我唯一可以称之为亲人的人也不在了…我还以为能再见她一面……”卡修斯有些语无伦次,“三天没去联盟也没有和你们说明行踪,我很抱歉…因为我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让你们替我操心,但是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卡西露走后我该怎么办……我希望在你们身边的一直是那个乐观向上的卡修斯,而不是现在这个失魂落魄的我……”
布莱克欣赏卡修斯的坚强,而现在却是心疼占据了多半。
你没必要这样做的,卡修斯。
没必要为了坚强而坚强,想哭的时候可以哭出来,做真正的自己,没有谁会责怪你。
至少,在我面前。
雨还在下。卡修斯的声音已经淹没在了嘈杂的雨声中。他的脸上有水滴滑下,分不清的泪水还是雨水。
布莱克润了润喉咙,片刻后,他伸出了双臂。
“要过来吗,卡修斯。”
“这几天在外面,很累了吧。”
卡修斯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变,向前迈了一步直扑到布莱克怀里,眼泪也夺眶而出。生怕下一秒布莱克也会消失似的,他拽紧了那件带给他温暖的披风。布莱克也将他抱得更紧些,隔着浸湿的衣物触摸到他单薄的背脊。怀中的人与幼时的小卡茨身影几乎重合,这样抱着他,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。他感到眼眶有些发涩。
这是布莱克第三次见到他哭,左胸口也跟着震颤起来。
“如果累了的话,你可以不用选择坚强。”布莱克安慰他,“我知道卡西露对你的意义十分重大,你对我们…对我而言也是同样重要。”
卡修斯哽咽着,含含糊糊地唤着那人的名字:“布莱克…”
“我在。”
“其实我不喜欢淋雨,一点也不……”
“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布莱克也并非善于表达之人,硬要他再说些什么的话反而会不知所言。还不如就此停下,听着卡修斯的哭声在雨声中渐渐清晰起来,多感受一下卡修斯身上甜甜的气息。
布莱克感觉到胸前的衣服被人攥紧又松开,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将他锁在了怀中。
好像他哭泣的时候,天空也悲哀起来了。
雨还在下。
嘀嗒,嘀嗒……
end.

最近对高马尾有很深的执念……
p1骑士和小王子w
p2.3不知道是什么的设定
上学真是令人难过的事情orz

祝老黑生日快乐嘿~xd!!!!
顺带吐槽一下居然是处女座吗hhhh
其实有贺文的但是明天军训赶不完了qwq假期又过去了呜呜呜呜……
最后一张是去年十二月的了毕竟新图不够旧图来凑嘛×
再一次!布莱克生日快乐———————

ballball大家了解一下这位神仙吧呜呜呜呜呜呜雪风嗷————

君莫笑杯莫停:

画给热爱卡修斯的@秋水涟漪 小天使~

假期真是太美好了(躺平)
去旅游前交个党费×

A car补档

老福特真的很严格了…用图片发出来都会被屏蔽qaq
果然还是试着走微博吧qwq再被吞就无能为力了orz或者来戳我私发??求告知可以搞事情的平台啊(…)链接走评论w

“那样做可不对啊…小卡。”
要不要来吃点刀子呢×
试了一下偏诡异的风格…好难orz
P2血迹表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