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水涟漪

鸥起鹭别黎将至,远别故人湿青衫。
日安w这里浅浅,别称有黎衫/菲菲w
是个写文(拖更)的…偶尔画点画w
圈多cp吃的杂…请多指教!

最近对高马尾有很深的执念……
p1骑士和小王子w
p2.3不知道是什么的设定
上学真是令人难过的事情orz

祝老黑生日快乐嘿~xd!!!!
顺带吐槽一下居然是处女座吗hhhh
其实有贺文的但是明天军训赶不完了qwq假期又过去了呜呜呜呜……
最后一张是去年十二月的了毕竟新图不够旧图来凑嘛×
再一次!布莱克生日快乐———————

ballball大家了解一下这位神仙吧呜呜呜呜呜呜雪风嗷————

君莫笑杯莫停:

画给热爱卡修斯的@秋水涟漪 小天使~

假期真是太美好了(躺平)
去旅游前交个党费×

A car补档

老福特真的很严格了…用图片发出来都会被屏蔽qaq
果然还是试着走微博吧qwq再被吞就无能为力了orz或者来戳我私发??求告知可以搞事情的平台啊(…)链接走评论w

“那样做可不对啊…小卡。”
要不要来吃点刀子呢×
试了一下偏诡异的风格…好难orz
P2血迹表现

#关于布莱克的头发#
你想要什么样的发型呢?双马尾?还是古代美人?嗯?~

以及题外话一下…是这样qwq感谢萌莱修的各位小可爱们这里快50fo了w想码点字作为福利×最近没什么脑洞所以暂时决定什么时候开辆车出来(flag)
没了!

【莱修】怪盗pa后续

如题,是个莱修w
是…是之前答应小可爱的番外!!最近有点忙拖了很久土下座orz
前排提醒这怕是个假的布莱克hhh
——————
1.早餐
布莱克今天晚到了六秒。
往日里的他都会在七点钟准时靠在阳台的墙边,敲一敲透明的玻璃门,道一声早安,递上还带着温度的牛奶和面包。
卡修斯曾经要他别这么做,一来自己不是小孩子,二来也过于麻烦他。最重要的,若是让总部的同事看到自己和一个曾经的“怪盗”纠缠不清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但好像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每天过的逍遥自在寻不到人影,但无论去的多远,第二天清晨肯定会给卡修斯带去早餐。久而久之卡修斯也就懒得管他了。
还省得他叫外卖了呢。
而今天居然比以前晚了六秒,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不可抗的原因。
“来的路上发生什么了?”卡修斯抱着早餐袋子问道。
“没什么,就是老板多找了一块钱,发现之后又还回去了。”
“……真是拾金不昧呢。但从职业上看,你这算不算失职啊?”
布莱克不屑地瞥了卡修斯一眼,弹了一下他的脑袋:“别把怪盗想的和乞丐一样。”
“……噢。”

2.卡修斯的右眼
“卡西露……”晚上,布莱克从二楼的窗户翻身越入刑侦队医疗师的办公室,喊住了将要下班走人的卡西露。
卡西露不仅是经验丰富的医疗师,同时还是卡修斯的表姐。
“首先,请你以后来找我的时候事先和我说一声;其次,请以正常一点的方式进办公室,别再用绳索翻窗户了……”卡西露无奈地说道,“大晚上的容易被别人以为是入室盗窃的小偷抓起来。”
“……抱歉,习惯了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是关于卡修斯的眼睛……”布莱克犹豫了一下,“那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肯告诉我。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
“啊…我悄悄和你讲讲吧。”卡西露思索了一阵,还是决定把自己的表弟卖出去。
“在卡修斯还不是正式刑侦员的时候,被上级派了任务,那次任务关系到他是不是能转正,因此他很重视的样子。”
“那次要追击的罪犯是一家劣质洗发水制造厂的老板,代号为W。W被逼到了一个墙角,我们都以为他走投无路了,可没料想到他还带有烟雾弹。”
“当时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,W就想要趁机从卡修斯身边溜走,可惜被拽住了胳膊。”
“他挣扎得很厉害,还用什么冰凉的东西往卡修斯身上喷……大概是那种劣质洗发水吧,其中有一部分喷到了右眼上。”
“卡修斯说不能放走他,就这么一直僵持到了烟雾退散。朋友们都坚持要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,但他执意要先将W带到总部。”
“我用湿纸巾帮他简单处理了一下,但说实话,涉及到视力部分,我也拿捏不准……”
“好像后来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,他的视力就下降了许多……”
卡西露低垂着眼帘,苦笑着说道。
“真倔啊。”布莱克静静地听完,沉默了一会,皱着眉啧叹一声。
“他从小就是个爱逞强的孩子…如果给你带来不便的话还请多包容。”卡西露明明是微笑着,布莱克却从这笑容中读出了“要是敢对我弟弟不好就把你泡进福尔马林里面”的意味。
……弟控不好惹,告辞。
不过那天的对话只有当事的两个人知道。因为如果卡修斯知道了这话,他肯定会指着布莱克的鼻子说“明明是这家伙在给我带来不便”。

3.生活方式
因为一些原因,布莱克要在卡修斯家里暂住一段时间。
平时老是嫌弃他在外“漂泊”的卡修斯经历了短短三天后,深深地怀疑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愚蠢的想法。
不仅布莱克的作息规律如同高中时期老师规划的日程表一样标准,而且一日三餐营养搭配均衡,相比起有事没事就熬夜冲泡面的卡修斯,他的生活方式可谓正常得令人惊叹。
在卡修斯第三次想找泡面却愿望落空后,他终于忍不住冲用着正在沏茶的布莱克喊道:
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偷这些东西?你不是只喜欢珠宝和文物吗?”
“那叫物归原主。”布莱克微微蹙眉,轻啧一声,上下打量起卡修斯,“垃圾食品对你身体发育不好,呃…大概就是缺营养才长不高的吧。真好奇这样的饮食习惯是怎么支持你活到现在的。”
“那怎么办?又没有人给我做饭吃。”被戳了痛处的卡修斯没好气地说着,“你这样不去夜店不沾酒还那么注重健康的人是怎么会接触上烟的?”
“烟有两层作用,第一个是在公共场合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,第二个…是为了帮人忘记一些糟糕的回忆。”
布莱克收拾着茶具,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,巧妙地将他后半句话盖了过去。
“……但不管怎么说,你总不会不知道这种东西里面所含尼古丁等致癌物很多吧,要是东西没拿到手先把自己毒死了怎么办?”卡修斯因没有听清后半句话而有些不爽,但他又不想让布莱克发现这一点,于是换了个话题接着问道。
“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”
只是他没想到这人脸皮比队里的规章手册还要厚,竟然擅自曲解了他的意思,还笑盈盈地将一杯红茶递给他,卡修斯也就不好再说他什么。
“吸烟还对智商和记忆力有危害……”
“你看我吸了这么久烟,智商不还是比你高。”
卡修斯:……
“彭!”
等布莱克再回过神来时,已经被卡修斯推到了门外,并关上了门。

4.游戏
卡修斯最近沉迷上了一款RPG游戏,没有任务时从早上五点多肝到晚上一两点,眼睛下面黑了一圈,全身散发着仙气。
布莱克原本没打算管他的,年轻嘛,游戏也是生命的一部分,想想自己和卡修斯差不多大的时候,玩的比他还凶呢。往好的方面想一想,平时周末不睡到十点不起床的卡修斯能主动早起这么多,也是很一件不错的事情吧。
直到他听说卡修斯因为上班时偷偷玩游戏被发现记了处分,才决定好好教训一下他。
但布莱克不可能用平凡人的方法训卡修斯一顿,而是要另辟蹊径,让他甘拜下风。于是他花了两天时间用来研究这个游戏,摸清了它的套路,准备去教卡修斯做人。
“这游戏真有这么好玩?我怎么没觉得?”
晚上,布莱克凑到卡修斯旁边看他打游戏,开始了他的“大计”。
“是啊,怎么,你也入坑了?”
卡修斯有点惊讶地抬眼看了看布莱克,又低下头去玩他的游戏了。
“嗯,要不要来solo一场?”
“哈?你才玩了多久,过新手指导了吗?输了可别哭鼻子。”
卡修斯觉得好笑,一个萌新要和他这个等级过百的氪金玩家solo,那不是自寻死路吗?
虽然这么想,但他还是接受了布莱克的挑战。进入对场后,卡修斯才注意到他的等级和自己相差无几,装备也接近满级。
“还不算太差劲嘛……”
卡修斯用的是法师,而布莱克玩的是刺客。照理说是克制法师的,可卡修斯相信凭着等级差距和自己的技术一定可以赢过他。
他把一套技能全都交了出去,以为布莱克必死无疑,可当他发现布莱克利用位移技能躲开了他的攻击并出现在他身后时,顿时慌了神。
布莱克轻松地将卡修斯血量砍了一大半下去。后者咬牙切齿地骂着:“打不过还跑不过吗…三十六计走为上计……”
只是他怎么也无法退出对战界面,屏幕上总是显示“代码错误”。眼见就要被布莱克击败时,他突然瞧见了布莱克不怀好意的笑容,这才恍然大悟:“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布莱克也不隐瞒,毫无内疚之意地说道:“我得承认,我的确利用技术黑进系统篡改了你的一部分关于你的角色代码。因此你必须和我打完这一局才可以离开。”
“你……”卡修斯气不打一处来,索性放弃了操作等着布莱克砍下最后一刀。
“看起来是我赢了呢。”
布莱克笑道。
“是是是,我认输…不过你是怎么在短短几天内将等级提上这么多的?还有那些装备…你也掏腰包了?”
“副本任务。”
“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你的游戏技术确实很棒。可你平时都在外面呀,怎么会有时间……”
“忙里偷闲罢了。时间嘛,挤挤总会有的,”布莱克放下手机,双手蒙住卡修斯的眼睛,用拇指帮他按揉着太阳穴,“只是,把工作时间都用来打游戏是绝对不可以的。”
“唔……”卡修斯感觉脸上有点发烫,平实的话语此刻就如陨石般击打在他心上,让他有难受得喘不过气来。
“你要是保证不那么沉迷游戏,在空闲的时间里我或许可以教你一些技巧。”
“你可不许反悔。”卡修斯也放下了手机,轻声说着。
“当然。”

5.密码
卡修斯联系了很多老同学,终于帮布莱克找到了一份电脑技术的工作。要他不要总去外面忙。本来后者是不愿意去的,不过看卡修斯废了那么大周折才找来工作,他也不好拒绝。
上班时,布莱克手机上突然接到一条消息。
扫了一眼,是卡修斯给他发的。只有一张照片,他没有点开,但还是可以看到上面是幼时的卡修斯。
布莱克顿时觉得心脏停了一拍。
但是他看了看手表,笑了起来。
钓鱼执法?
现在还是上班时间,要是他点开图片,卡修斯那边就会显示“对方已接收”,以此来判断他到底有没有在偷懒。真是巧妙,只可惜…用错了对象。
布莱克略一思索,手指在键盘上敲打起来。
————
“咦?队长你关电闸了?”卡修斯只一眨眼的功夫,面前的电脑便黑了屏。
“唔,没有啊,怎么了?”雷伊仔细检查了一下电源,发现并没有断开。
“奇怪了……”
“小卡…你的电脑难道中病毒了?”
“我前几天刚杀过毒呀……”这时,卡修斯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,慌忙拿起手机,翻找起和布莱克的聊天记录。那张图片还未被收取。
而电脑的异常会发生在自己给他发送图片的几分钟后。
“喂?你对我的电脑做了什么?”
他在布莱克的名字下按下通话键,等对方接通,直接开始质问。
“我哪敢啊。”电话那头的人语调里带着笑意,“只是给你的电脑设置了一个保护,顺便从电脑文件里拿到了一些……很可爱的照片。”
“你这个混蛋!快解开,我在工作!”
卡修斯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,压低了声音冲电话那边低吼一句。
“我给了你提示哦,重启就能看到了。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“不是…等等!先说清楚……”
电话里传来了“嘟嘟”的忙音,再拨过去时已经无人接听。
“我c……”
卡修斯只得挂了电话。向来不爱骂人他竟被人逼出了两句脏话。
“提示啊……”
卡修斯重启了电脑以后,发现主界面有一个类似密码栏的方框,好像只能输入英文。
那上面写着一行小字:
“布莱克是本用户的___”
“这是什么?”卡修斯抽抽嘴角,“这也算提示吗?”
“没办法,等他回来再说吧……队长,能借你电脑用一下吗?……”
晚上,卡修斯将布莱克拽到了办公室,指着电脑屏幕说道:“解开它,不然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。”
“你的智商还真是令人堪忧。”布莱克一边挖苦着卡修斯,一边敲入密码,“好了,你点一下enter就可以进入了。”
“密码是什……”卡修斯凑到电脑前,突然闭了嘴。一边骂着些什么话,一边伸手去拽布莱克的头发。
“哎,小家伙怎么这么凶啊。”
“快把这个密码取消掉!”
“好困,明天再说吧。”
屏幕上安静地躺着“father”这个单词。
end.

是幼体w
画完后觉得背景太粉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改了一下w
(黑心商家×)
tag有一点私心qwq